如何戒掉网瘾
主页 > 如何戒掉网瘾 >

时尚圈剧本杀之谁是碧池

发布日期:2021-07-06 20:47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职场上经典的社死场面莫过于:你写了个文章内涵别人,事后被公司批评了,你气不过,觉得是当事人投诉造成的,怨念在心里很多年……

  多年后你把这事翻了个旧账再内涵一遍,没想到当事人顺着网线爬过来,说,你骂我肥胖+丑就算了,我可压根没投诉你,你说自己被投诉纯属想象……

  而这,正是《红秀》杂志编辑总监孙哲和洪晃的微博对话。除了社死,这里面扯出的,还有三天三夜也说不完的“时尚风云”。

  事情是这样的,这段时间,孙哲开始在自己微博上连载了《作为主编的我》系列小作文。

  这小作文时而自黑时而带大名吐槽别人,读来非常有画面感,建议改成剧本杀,一定畅销。

  首先,他说自己29岁成为了Elle中文版的编辑总监,但很快就被清扫出局。当时时尚集团在筹备男人装的时候,苏芒也曾邀他过去,但他一口回绝了。

  在他的形容里,苏芒有近乎传销导师的热情,她会把最显眼的诱惑摆到人面前,孙哲觉得,“自己的虚荣和苏芒的虚荣不一样”,所以两人很难成为朋友。

  他还提到,EllE当时的主编张宇在筹备vogue,“诱发了之后不停歇的人事变动”;《时尚先生》由后来加入GQ杂志的王锋接手,自己离开EllE后,晓雪执掌这本杂志。

  一段话里连着cue到好几个人,不熟悉时尚圈的读者可能看得有点懵,但对时尚圈略知一二的朋友是不是DNA已经动了?

  孙哲的小作文不止于此,还顺便扯出了一个(gua),称自己在Elle的继任者晓雪是从洪晃旗下的ilook杂志来的,签署过一个竞业协议,所以她需要赔钱给洪晃……

  对此洪晃也回应了,说自己和晓雪的合同纠纷解决了,两人不是朋友,但如果碰到也能和平相处,礼貌寒暄。

  还有各种吐槽兼带挖瓜的故事,比如当时的亚太编辑总监J和集团二把手A,“我以为他们是同盟原来在她心中A连big deal都不配”,什么“我以前都不知道A是喜欢女人的”……画面感超强,仿佛一出职场版宫心计。

  又提到一个法国摄影师,开创了美国版Elle,还有过X侵的事情,阴郁古怪。

  一个系列围观下来的网友,也纷纷表示:太有画面感了!人认不认识一回事,大家表面齐心协力背地里白眼狂翻内心小剧场乱飞,还是人均(精神)天龙人的时尚圈……

  在孙哲的小作文里,提到Vogue中国创刊号上市之前,Elle是看不起对方的,拿到人家的印刷海报,也要嘲笑人家有多土……

  还有个Vogue film电影盛典,每年的大合照里,周迅都坐在离张宇不远的地方,这就是地位的象征。

  不过也在这大合照发布后不久,2020年11月20日,张宇在社交平台上宣布自己离职。

  而被《ELLE》“优化”的孙哲,在2007年离职后创办了中国版《红秀GRAZIA》。一直到现在他依旧是《红秀GRAZIA》的编辑总监。

  说起《红秀GRAZIA》,号称宇宙第一博主的gogoboi就是从那出来的。Gogoboi在红秀工作期间,每天写专栏日夜赶稿,还会因为稿子达不到要求被叫去主编办公室。

  据说,gogoboi有一次和某品牌合作,因为分不清泡泡袖和羊腿袖,被唐霜怼了。

  唐霜之前曾是《Instyle优家画报》的主编,2019年8月加入《VOGUE服饰与美容》成为副出版人,不到一年时间2020年6月离职。

  两人好的时候也真叫一个好,在洪晃的自传《非正常生活》中,特地写了晓雪,用洪晃的话来说晓雪就是“主流女性刊物主编”本人。

  洪晃认可晓雪的“哄人”手段,起码她能把自己哄得非常开心。“扇你大嘴巴的时候,还给你一块蛋糕吃。”

  在孙哲的小作文中,多多少少也提到了晓雪为人处世的熟络,晓雪顶替了孙哲的位置,看到孙哲第一时间拥抱了他。

  江湖中多有传闻,晓雪抢了洪晃的男友,但洪晃后来在博客中解释,两人并未有任何的感情纠纷,只是单纯的商业分开。

  而两人的积怨来源于晓雪跳槽到《ELLE》,洪晃的博客里也谈到晓雪跳槽的节点,是在她领养小孩以后,而且在跳槽之前,晓雪一句话都没有透露。

  洪晃感到被欺骗与利用,此前种种的赞美之词恨不得将它挫骨扬灰。2009年,晓雪成为快女评委,洪晃于是在媒体上开嘲讽。

  “晓雪把所有的快女变成了自己十年前的样子,十年前没钱的时候她就穿这样”。

  句句诛心,随后她还在博客上直接点名《ELLE》参加快女是不靠谱的,最后也只能混个“时二尚叫姆”。

  不过晓雪确实在快女上惹出了很大的麻烦。据说她在点评黄英的时候,说了疑似歧视农民的评论,被现场的观众扔鞋,从而陷入“扔鞋门”。

  而洪晃这边呢,记仇的小本本一直记了很久,2019年晓雪从Elle杂志离职,洪晃还不忘转发微博:时尚的小阴沟里又翻船啦?

  不过在内地批量销售的“时尚教母”这个人设里,洪晃更不喜欢的,可能是苏芒。

  2017年5月20日,苏芒在微博上晒了三张合影,往来非富即贵,表示“和好朋友们”,然后逐一@每一个人。

  没想到第二天,洪晃也大喇喇地晒出合影,众路人这才发现当时李冰冰右边还有一人,正是对着镜头大笑的洪晃。

  洪晃当时还自嘲“谁让咱颜值不达标呢”,后来和张宇合照时,她“特意”站在中间,“这样才不会被剪掉!”

  好嘛,山水轮流转。今年的迪奥大秀上,苏芒成为了被章子怡裁掉的那个,被裁掉的原因尚未可知,但应该不会是因为颜值。

  2018年苏芒离职,晃姐也把嘲讽技能开到最大,“昨天两个人离开了他们显赫的职位”,“苏芒走得比美国国务卿体面得多”。

  这还不算完,2018年底,洪晃的第一本小说《张大小姐》出版,写的是一位当代贵族女子的人生故事,隐约有点半自传的性质。

  书里有一个草根出身,不穿内衣,还不让别人穿秋裤的孟姓女主编,善于钻营,喜欢坐富豪大腿,热衷于在时尚慈善晚宴上出风头......

  在他们公司旗下,还有一本《时尚先生》,2005年主编是王锋,2009年他成为GQ创刊编辑。

  三年后苏芒离职,时尚传媒集团的人事大调动,王锋又回到集团成为副总裁……而接替王锋成为GQ出版人的,是《时尚先生Esquire》前时尚总监唐杰。

  有一年《时尚先生》还搞了一个男编辑们集体上杂志的策划,上封面拍硬照,同样的烟熏妆,同样的厌世,哦不,高级脸,真的是……

  封面里有一位,市场策划部经理孙赛赛,2011年跳槽GQ,2018年他又进入了《嘉人》,成为了杂志的CEO。

  此处有一个冷知识,据说《嘉人》已经被任泉收购了,所以这也是李冰冰为啥经常上《嘉人》的原因。

  《GQ》的前时尚总监崔丹,2005年就职《嘉人》,2009年受王锋邀请加入《GQ》,2018年离开《GQ》。

  离开是离开了,但前公司的瓜他还是要吃。就在去年,《GQ》的运营总监唐杰发了一封辞职信。

  后来,康泰纳仕中国集团在官方账号上否认了举报邮件里对唐杰的控诉,事情也就不了了之。

  但到离职信一发,崔丹却发朋友圈送他四个字:“好自为之”,还建议他写离职信的时候找个好翻译。

  一路看下来,你会发现,时尚圈和娱乐圈一样,兜兜转转,掌管潮流风向的,还是那些人。

  他们做的东西,在市场上影响力不低,拿饭圈最熟的“金九银十”来说,每年的九月和十月是品牌投放力度最大的时机,正值秋冬新品上市,秋冬的价格远高于春夏装,各大金主们尤为重视。

  而一线杂志里的五大女刊《VOGUE》、《时尚芭莎》、《ELLE》、《时尚COSMO》及《嘉人》的封面,就有够格叫“金九银十”,这五大刊基本是国内时尚界的风向标,小明星能登一次,粉丝也要发力氪金买www.brci.com.cn,是算进数据的。

  所以大刊的主编们,一言一行均代表着杂志的价值观,个人和杂志深度捆绑,但2018年起,几位时尚大魔头辞职,江湖一时竟然有些落寞……

  苏芒没闲着,离职后不久就成立了以专注短视频为主的线上潮流媒体潮牌研习社,并十分积极地往台前靠拢。

  2019年作为“联合出品人”与爱奇艺联合出品时装综艺《潮流合伙人》。但节目“含芒量”并不高,还不如吴亦凡与潘玮柏的“下饭人”出圈。

  随后,苏芒又接连担任了《北京女子图鉴》《爱的理想生活》等都市剧的时装顾问。

  可惜剧中造型平平,甚至《爱的理想生活》里宋轶的造型还因为剧集宣传“好嫁风”翻了车。

  这两年“姐文化”火了,2020年10月,苏芒身兼出品人、编剧、主持人等数职做了一出女性访谈节目《了不起的姐姐》。

  嘉宾选的都是30+熟女姐姐,有刘涛、张靓颖、秦岚、谭卓、徐帆等不少大咖,但雷声大雨点小,热搜做了一堆,连续两季了连分都没开。

  在《初入职场的我们》里,见到董明珠,她问她怎么维持身材,董明珠回答:我就是上班干活。

  在《五十公里桃花坞》里,她因为抱怨“每天生活费650元真的不够”而引争议,虽然节目组澄清650元不是一天,而是21天,但1芒=650元这个娱乐圈计量单位还是诞生了。

  而和她“相爱相杀”多年的洪晃,2015年成立了自己的内容工作室,主要经营自己的自媒体,现在60岁的她是中国时尚教母、知名出版人、专栏作家,是有1400万微博粉丝的大V。

  执掌《嘉人》近13年的邓立在2017年3月离开了《嘉人》杂志,目前微博认证是“北京文化艺人发展事业部 总经理”,微博停留在了2020年底。

  离职后的晓雪依然活跃在时尚行业,成立了工作室,先后担任了多个品牌的推广大使。

  离开了《VOGUE服饰与美容》主编职位的张宇,则华丽转身投入资本领域,在2021年2月她加入了红杉资本中国基金,成为投资合伙人,专注时装、生活、娱乐消费界的投资发展。

  曾经是职场大魔头的他们,怎么可能闲得下来?走到哪里都要风风火火,站上台前也要比明星还亮眼,才是他们的本色啊!

  关于时尚大魔头的故事,还可以讲很多很多,每一个人细细扒下来,全是有趣的事儿。

  孙哲写的小作文,引来洪晃澄清,倒也算解决一桩江湖恩怨。不过在这些“江湖互斗”中,我看到的不止是瓜,而是这些年来,时尚媒体的变迁。

  现在已没几个人买纸质杂志了,好在饭圈把杂志玩成了抡数据的一部分,但凡请到一个流量参与拍摄,销量足以吃半年。但更多的时候,杂志到底做了什么专题,拍了什么,是无人问津的。

  于是某些怪圈开始形成。为了上热搜,有些明星造型就要尽可能怪异,红起来的CP马上抓过来搞个婚庆特辑,黑红的流量也是红,CP饭的奶茶钱不用白不用。

  原本在幕后的编辑乃至造型师们,也走到了台前,在纸媒式微的今天,为了生存和发展,他们自己也要努力去成为“大V”,用鲜活立体的人设去吸引关注。

  而杂志本身到底讲了些什么,时尚杂志还能不能继续成为真正的潮流风向标,似乎已不再重要。在大数据内卷时代,活下来已不错了。

  这样想的时候,难免还是有些心酸。我们常常围观时尚大魔头,吃他们的瓜,可十年后呢?杂志还在吗?还会有这样出圈的大魔头吗?长安马自达漠河问道遭质疑自吸粉收割机为何不